澳门葡京赌场注册

知音杂志 2019年7月上半月版

2019-09-02 16:01 知音官网发布

 
王馥荔的懊悔与欣慰:吾家有子大器晚成
涂筠

 
       2019年4月,45集都市法制剧《因法之名》在北京卫视热播,创下收视新高。著名青年演员王骁在剧中与李小冉合作,扮演律师陈硕,聚焦了亿万观众的目光。其实,王骁除了是当红小生,还有另一重身份:著名表演艺术家王馥荔的儿子。
       4月中旬,由王馥荔主演的电视剧《永远的战友》,也在央视一套黄金时段热播,这对明星母子惊艳“霸屏”。王骁自小痴迷表演,可王馥荔却坚决反对儿子进演艺圈,母子俩为此展开了“拉锯战”。最终,王骁以何种方式打动了母亲?
       ◇ 演员梦难圆,留学儿子与星妈“战争”未停 ◇
       2003年7月,王骁从加拿大回北京度暑假,送给妈妈一个沉甸甸的大纸箱。王馥荔拆开一看,里面全是自己喜欢的彩色敞口碗和平碟。她幸福地嗔怪儿子:“给妈妈带这么多东西,多累呀!花了你两个多月生活费吧?”“这是我在冰激凌店打工挣钱买的。妈,只要您喜欢,哪怕从月球上背回来我都不嫌累。”随即,王骁流露出“讨好”妈妈的真实意图:“在剧组给我争取个角色吧,哪怕没台词也行。”王馥荔脸色骤变:“妈给你说过无数次了,你干任何工作都行,就是不能当演员。”失望如潮汐,向王骁席卷而来……
       时年25岁的王骁在江苏省南京市部队大院长大,母亲王馥荔是家喻户晓的表演艺术家,军人出身的父亲王群也是知名艺术家、导演。王骁遗传了父母优良的艺术基因,自幼痴迷表演。3岁时看到电视里的军舰,他一个人能将舰长、大副等多个角色惟妙惟肖地表演下来。他经常在原南京军区前线话剧团看爸爸与同事拍戏,还两次为角色配音。1986年,珠影厂拟拍一部战争戏,王骁被导演选中扮演小游击队员。谁知进剧组前夕,因王馥荔的阻挠,他被刷了下来。王骁哭着问妈妈:“你和爸爸都演戏,为什么不让我演?”王馥荔安抚儿子:“小孩的主要任务是学习,如果你真想拍戏,等你长大些后妈妈帮你圆梦。”不为王骁所知的是,妈妈在敷衍他。王馥荔1949年出生于江苏省徐州市,原是江苏省京剧团的当家花旦,后改行拍戏。她端庄美丽,演技精湛,主演了《金光大道》《咱们的牛百岁》《日出》等一系列经典影视剧,荣膺过中国电视“金鹰奖”最佳女主角奖、中国电影“金鸡奖”“百花奖”最佳女配角奖等殊荣,并享有“天下第一嫂”等美誉。
       20世纪八九十年代,王馥荔红极一时。然而她风光背后,隐藏着巨大艰辛:冬天拍夏天的戏,她在刺骨冰水里一站就是两三个小时;拍下雨镜头,洒水车在她头顶狂喷,两台鼓风机同时对着她吹,那种煎熬堪比炼狱;她经常拍戏到凌晨,忙起来连饭都顾不上吃。常年劳累,王馥荔的腰、膝盖、肩膀都落下了严重的伤痛。正因为如此,她压根就不想让儿子当演员。
       初中毕业后,王骁央求妈妈教自己表演,为将来考艺校打基础。这时,王馥荔与他摊牌了:“妈支持你干任何工作,就是不赞成你当演员。”接着,她掰开揉碎地说:“当演员太辛苦了,我们只有你这一个儿子,不忍心让你重复我和你爸的艰辛。很多小演员带着虚荣和好奇演了一些戏,长大后没演出来,学业也耽误了,活得特别艰难。要是你也像他们一样,妈妈就是对你不负责任!”
       因父母常年在外拍戏,王骁一直跟着姥姥姥爷生活。这时他正处青春叛逆期,妈妈打碎了自己的梦想,他无力对抗,一度以颓废的方式放逐青春。一次,王馥荔被老师点名叫到学校,母子俩站在办公室,当着家长和其他老师的面挨批。王骁被训得身体弯成了一只虾,王馥荔吧嗒吧嗒地掉泪。见状,老师说:“王老师,我们没见过你,让你来就是想见见你。”回家后,王骁含泪道歉:“妈,对不起,是我连累了你。”
       1996年,王骁高中毕业了,王馥荔夫妇将儿子送往欧洲的格鲁吉亚留学。因当地战乱和天气寒冷,两年后,他们将儿子转到加拿大留学,王骁选择了三维动画专业。年岁渐长,及海外留学生涯,磨去了王骁的叛逆和青涩。渐渐地,他成熟起来了:体谅父母送自己留学的不易,王骁课余时间去冰激凌店打工,每小时挣2.5加元。他用打工的钱,给姥爷买了一把梦寐以求的京胡。王骁学习刻苦,考试成绩均为A+,英语说得非常流利……
       岁月改变了王骁的容颜,却从未湮没他的演员梦。每年假期回京,王骁都会央求妈妈:“给我介绍个角色好吗?”此时王馥荔反对儿子当演员,又多了两条理由:儿子不是让人眼前一亮的帅哥,外表不占优;再则,演艺圈关系复杂,她担心儿子难以应付。
       2003年7月,王馥荔在北京怀柔拍摄电视剧《孙中山》。王骁试图以一箱瓷器换来妈妈的“开恩”,谁知妈妈回应他的依然是冷酷拒绝,他的泪水无可遏制地涌出来。王群心疼地对妻子说:“给骁骁争取个角色吧,让他去剧组体验一回生活。也许见证了拍戏的苦和累,他就不会再想当演员了。”王馥荔答应了。
       《孙中山》的导演沈好放是王馥荔的老朋友。经通融,沈导安排王骁饰演袁世凯的贴身侍卫,王骁兴奋地跟着妈妈来到剧组。身高1.78米的他,体重近200斤。大号军服穿在身上,连扣子都系不上,只得用上别针和绳子。拍了3天戏,王骁拿到300元片酬。他舍不得花,压在写字台的玻璃板下。
       离家前,王骁郑重地对妈妈说:“还有一年我就研究生毕业了,拿到学位我就回国拍戏。”王馥荔问:“你也看到了,演员拍戏多苦多累呀,你不怕吗?”王骁答:“如果你痴迷一项事业,那就不叫苦累,而叫享受。”王馥荔随口撒谎:“导演说你太胖了,必须减掉50斤。”“只要能演戏,减肥没问题。”王骁信誓旦旦。王馥荔想,儿子根本不可能减50斤。
       ◇ 辞职风波云开雾散,“三年之约”凸显殷殷母爱 ◇
       返回加拿大,王骁开始疯狂减肥,每天只吃苏打饼干、喝矿泉水。他经常半夜饿醒,几次虚脱晕倒。3个多月过去,王骁竟减了63斤!12月,一个同学回京探亲,王骁拍了两张照片托他带给父母。王馥荔接过照片一看,问:“这是谁呀?”“王骁啊!您不认识了?”得知儿子减肥成魔,王馥荔的心尖锐地疼痛。
       春节,王骁回京探望父母,王馥荔与丈夫去接机。见面第一句话,她就哭着对王骁说:“儿子,是我害了你!”王骁却咧嘴笑了:“妈,您别难过,我熬过来了。现在我也是一名型男了,能当演员吗?”儿子对表演的执着和痴狂感动了王馥荔,然而演戏不是仅靠一腔热情就能成功的。为不伤儿子的心,她没有直言反对,却打起了“太极”:“你马上就要研究生毕业了,先把学位拿下来再说。”王骁答应了。
       2004年7月,王骁学成归国。王馥荔先入为主:“现在很多科班出身的专业演员都没戏拍,你先找份工作,等有机会了再出去拍戏。”王骁遵从了妈妈的意见,便在网上投放简历。因英语棒,专业热门,王骁很快被北京一家知名动画公司录用。儿子入职后,王馥荔特意去公司考察。写字楼位于黄金地段,办公室高档气派,员工待遇优厚,她心里踏实了。在王馥荔看来,儿子不会再想拍戏的事了。
哪知很快风云又起。2005年6月,王骁突然毫无征兆地将单位的个人物品,全部打包带回了家。王馥荔不解地问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王骁轻描淡写:“妈,我辞职了,要一心一意当演员!”这让王馥荔失去了淡定:“这么好的工作,你怎么说辞就辞了?为什么不事先和我们商量?”“妈,我为了能演戏减了60多斤,现在每天还锻炼身体,您怎么就不支持我?”
       儿子的草率让王馥荔非常伤心。王骁推心置腹与妈妈沟通:“我从小就梦想当演员,留学海外之所以选择动画专业,就是为了将来从事后期制作时能认识导演,有机会拍戏。这些年我一直在加拿大自学表演,还经常参加学校和社区的演出。只要能演戏,我什么苦都愿意吃。”王馥荔哽咽了:“演艺圈的水太深了,很多专业演员都没饭吃,何况你一个没有任何表演经验的新人?妈是怕你将来落魄呀!”
王骁回应妈妈:“年迈之后,我有两种人生设想:一是坐在摇椅上对孙子说,爷爷年轻时有个梦想,但我没实现,这是我至今难以释怀的遗憾。另一种是我对孙子说,爷爷年轻时有个演员梦,我实现了,但挺惨的,收入只相当于开个小卖部。可我不后悔,一生过得挺精彩。妈,当年您是京剧团的名角,姥爷都支持您改行拍电影,现在您为什么要反对我当演员?”
       王骁真挚的肺腑之言,让父亲热泪盈眶。王群开解妻子:“儿子心智成熟,完全有能力对自己的未来负责。况且他为当演员积蓄了20多年能量,我们做父母的不应该再泼冷水了。”回首母子间的“战争”,王馥荔仿佛从儿子身上,看到了自己当年倔强的影子。她终于松口了:“我同意你拍戏,但你不要对我抱任何期望。妈妈一辈子没求过人,不会为你出去找戏拍,一切全靠你自己。”王骁表态:“谢谢爸妈成全!我不会麻烦你们的,我自己选择的路自己走。”
       演艺圈竞争惨烈,王馥荔不知儿子能走到哪一步。为有回旋余地,她与王骁订立了“三年之约”:“我们给你3年时间,你去演艺圈试试。要是混不下去,再回头干别的工作。”“三年之约”背后是殷殷母爱,王骁眼睛湿润了。他与妈妈击掌为定:“好,就3年!”
       27岁才入行,的确有些晚。王骁又不是科班出身,颜值和年龄都没优势,但他有才华,有吃苦耐劳的精神和一颗不屈不挠的心。此后,王骁隐藏“王馥荔儿子”的身份,每天背着一大袋简历,去一家家剧组荐戏。有个剧组在河北,他连夜开车过去送资料,回到家时已是凌晨两点。
       艰难奔波两年,王骁参演了《越王勾践》《戈壁母亲》《血缘》3部影视剧。王馥荔没看过儿子的戏,不知道他表演得怎么样。2007年春天,王馥荔出席全国政协会议,邂逅了著名表演艺术家鲍国安。他在《越王勾践》里是主演,王馥荔向他打听儿子在剧组的表现。鲍国安这才知道王骁是她的儿子,认真地说:“王骁是块料,应该干这行。我的眼神很毒,很多成熟演员与我对戏都会发怵。王骁却一点也不怯场,不走神,拍一遍就过了。他台词也很棒,天生就该吃演员这碗饭。”鲍国安是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的知名教师,对一个人的评价公正权威、可信度高。王馥荔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,放心地让王骁在演艺圈飞翔……
       ◇ 化解妈妈心结愧疚,龙套演员成当红小生 ◇
       政协会议结束后,王馥荔打电话让儿子来家里。她郑重地向王骁宣布:“你很争气,没让我和你爸失望。从此以后,我们不会再逼你回去找动画工作,放手在演艺圈奋斗吧。”“三年之约”提前一年兑现,意味着妈妈对自己的肯定和认可,王骁热泪盈眶。
       2009年3月,王骁去一家剧组试镜,被要求扮演活道具。王馥荔无意中得知这些,心针扎一样疼。自己演了几十年戏,积累了一定的人脉资源,她有意在不伤自尊的前提下,给儿子寻求拍戏机会。此后再遇到导演,对方问王馥荔:“王骁现在干什么工作?”她如实相告:“拍戏呢,请多指导。”导演问王骁学的什么专业,王馥荔说在国外学的三维动画,研究生毕业。“学这个专业还演戏?现在很多表演系毕业的孩子还闲着呢!”爱面子的王馥荔不知再说什么好。
       王骁无意中获悉了这一切,安慰妈妈:“我选的路自己走,您别为我操心。我还年轻,吃点苦不算什么。”儿子的懂事、坚强,让王馥荔感动。
       王馥荔德艺双馨,曾当选为“中国电影百年百位优秀演员”,深受同行敬重。有时应邀参加导演、制片人聚会,对方让王馥荔将儿子带过去。谁知王骁拒绝了:“我不够这个层次,与他们在一起插不上话,会一副傻傻的样子,免得您看了伤心。圈内有很多不靠父母庇护,凭实力闯出来的优秀演员,我要向他们学习。”王馥荔为儿子的自立自强点赞。
       人老了容易怀旧。儿子在外面拍戏,王馥荔经常坐在阳台的躺椅上,看儿子小时候的照片回首往事。两岁时,看到王馥荔从床下拖出红皮箱,王骁就知道妈妈要出去拍戏了。他抱住妈妈的腿哀求:“妈妈别走。”王馥荔强行掰开儿子的手,忍着心痛离去。她在前面流泪,儿子在后面哭。
       王骁到加拿大留学时,王馥荔去多伦多演出,顺便看望儿子,母子俩通宵聊天,形影不离。回国前,王骁黯然对妈妈说:“您以后别来看我了。”王馥荔知道,儿子是不想面对再一次分离,心不由生疼起来。
       往事并不如烟,点点滴滴都是难忘的母子深情。情难自已时,王馥荔对儿子说:“你小时候妈妈欠你很多,没有让你像其他孩子那样享受正常母爱。现在进入演艺圈,妈妈也帮不了你。儿子,对不起。”王骁揽住妈妈的肩:“您给了我生命,给了我优良的艺术基因,还送我去国外留学,这份母爱比天大。妈妈,您不用愧疚,儿子会在演艺路上走得越来越稳。”王馥荔与儿子紧紧相拥。
       王骁知道,只有在演艺圈闯出一条路,事业有所建树,才能彻底化解妈妈的愧疚和心结。他更加努力,全方位提升自己。每次在剧组拍戏,他诚恳地向老戏骨拜师学艺。演员最终拼的是文化积淀,如今的王骁嗜书如命,每天读书至少一小时,甚至连开车送妈妈去医院做腰部理疗,也要在门诊室看书。他还经常向父母推荐书籍,家中书香氤氲。
       为将角色塑造得真实可信,王骁冒着酷暑去农村体验生活。割麦子,浇水,弄得一身汗一身泥。他还去福利院观察聋哑人说话的语气、走路的神态,为拓展戏路积累生活。因注意观察生活,积累生活,王骁演什么像什么。他始终牢记父母的教诲:要演戏,先做人。王骁低调谦逊,将每个合作的演员当朋友。渐渐地,大家都知道演艺圈有个名叫王骁的演员才华横溢、演技精湛、待人热情,这无形中为他赢得了机会。
       到2016年,王骁已参演了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《白鹿原》《如意》《漂亮的李慧珍》等多部影视剧,在多部戏里扮演男主角,他的敬业精神和高超演技,赢得了广泛好评。王丽云等知名演员,纷纷给王馥荔发短信:“王骁人品艺品俱佳,祝贺你培养了一个优秀儿子。”儿子凭自己的勤奋和实力,终于在演艺圈赢得了一席之地,王馥荔的心结和愧疚彻底烟消云散。
       王骁不仅是优秀演员,还是少见的大孝子。2017年秋天,王馥荔的青光眼恶化,王骁将妈妈送往医院治疗。手术期间,他全程在病房陪床。他很有审美品位,经常陪妈妈买衣服,做她的“形象顾问”。
       2018年2月,王骁在杭州拍戏,不能回京陪父母过年,便将双亲接到身边共度春节。王骁早已结婚,妻子是他加拿大留学时的同学,法律专业毕业,夫妇俩育有一个可爱的女儿。受丈夫感染,王骁的妻子孝顺贴心,与王馥荔情同母女。
       2019年4月,都市法制剧《因法之名》在北京卫视首播。王骁扮演的男主角“陈硕”圈粉无数,王馥荔也成了儿子的忠实粉丝。王骁不借助星妈的光环,凭勤奋和实力在演艺圈突出重围。他的自强自立、勤奋敬业,及百折不挠的精神,值得当下年轻人学习!而有这样优秀孝顺的儿子,王馥荔觉得,自己是世界上最骄傲最幸福的妈妈!
       
       编辑/涂筠